Shiay

BG小战士 专注冷cp

占tag抱歉

有没有小伙伴帮我想个安艾的什么梗,啥都好啊,想画条漫但是想不到题材,先谢谢小天使们了【没有笑容jpg.】

比上一篇更久之前翻译的一篇胜茶,无意中清相册翻出来了OTZ

时间线大概是体育祭之后

真希望在tv上听到茶子这么叫爆豪君【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禁止二次转载】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9936560

↑原地址,喜欢这篇的请去多多支持大大的其他作品ww


【还有我真的不是专职胜茶,只是偶尔翻到喜欢的才会翻译一下,慎fo!】

很久以前翻译的一篇胜茶

体育祭比赛之后不泄气的茶子和爆豪君

胜茶有这——么好!!

【禁止二次转载】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0098400

↑原地址,喜欢这篇的请去支持大大的其他作品吧❤

大概是自我介绍?

不用称呼其实也可以了,总之这里是放粮产粮的地方ww

是个超级冷cp迷恋党,BG小战士,虽然不排斥腐可也不吃。基本上冷门的bg都有兴趣产产粮(虽然不能保证粮的质量就是了…)

基本是个写手,偶尔也画画

每月大概产两篇的样子,目前高三,可能毕业后会多产起来也说不定(当然质量就不知道了otz)

目前迷恋阴阳师的八百比丘尼,主食晴尼(恭喜主线互动,顺带近期目标是为他俩开个车),但也喜欢all比丘尼,目标是将近期有好感的比丘尼姐姐相关cp都写个遍!!

很好勾搭,约粮可以的,不过要耐心等产(嗯…反正你死之前应该是能看到的)

欢迎跟我讨论八百比丘尼小姐姐的美好!!!!

还有占了tag抱歉啦

【阴阳师】桂花酿【含晴尼】

*晴尼基础上的源博雅+八百比丘尼
*【烟火】同一时间线上二人的互动
*真的是晴尼,如果看出了其他cp,真的是错觉,嗯!

先到的是巫女,她安安静静地正坐在夜色的廊下,眯眼注视着式神们往庭院搬来大堆的烟花筒。月色正是饱满的珍珠白,轻飘飘地洒落在巫女恬静的脸上,权杖在她身旁散发着幽幽蓝光。

与庭中的喧哗热闹格格不入,这里静得出奇,踏入廊下仿佛踏入了静谧的天宫,长生的宫女在宫门处执光等候,姣好的面容微微带笑,月光为其披上笼纱。外人不由得放轻脚步,思付着是否去打破这静谧。但还未启唇,踏入宫中之人便被注意到了。

八百比丘尼朝他微微点头,笑到:“邀人与饮,竟是客等主人呢~”源博雅心知自己理亏,轻咳了一声后提着酒盅快步踱到廊下“晴明呢?”

“晴明先生还没来呢,大概要再等会~”比丘尼嘻嘻笑着,挪出身旁的空位,源博雅意会着靠坐在廊柱那旁。

漆红的浅底酒碟被分堆在廊上,自己则抱着酒盅拆起线来:“怕是再不来,好酒可就没他的份了。”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携来些许花香,八百比丘尼提袖掩唇,轻笑道:“呵呵~京城的桂花酿,喝不上就真可惜了~”

纵使阅历无数,八百比丘尼仍惊叹这难得的上好佳酿。琼浆如同熔融的琥珀,橙黄通透的宝石被小心倒置酒碟八分满,源博雅递过去:“先尝为快。”

恭敬不如从命,她接过酒碟抿上一口,无论鼻腔还是唇舌都是无比享受。浓烈的酒香麻痹了味觉。

但她还是捕捉到了绵蜜的甜,很像小时候村里的姑娘窝着心做出来的桂花甜点。每到深秋,桂花如白日的星点,九月的雪,每家门户的庭院里都铺满了鹅黄的花瓣。姑娘们悉数拾起,抖抖灰,抓把白糖,趁着新鲜赶制着各色糕点。

而她便嗅着香,串东门,走西门,舔把桂花蜜,吃个桂花糕,满口留香。小姐姐们要把精致的糕点送给心上人,只肯给她一点,她每每不乐意,小姐姐们总这样哄她:“听话~等你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也会做这些的,到时可以吃个够。”

她便期待着,盼着长高长大,而当她真的到了那个年龄,并且永恒的持有着这种美丽之时。她却无法再从桂花糕点中尝出任何甜味了。

“那时候还真是无忧无虑呢…”她呢喃,转转手中的酒碟,月光倒映在甜酿中。一旁的源博雅用力仰头,酒水冲到咽喉囫囵下咽,不易察觉地轻皱了眉。他知道八百比丘尼说了句话,可他没听清,便默不作声地等她再次开口。

比丘尼轻轻微笑,掩盖了落寞:“好酒,但对我这种老人家来说有点太美了。”源博雅倒是爽朗地笑出了声:“哈啊——老人家…”

他老是忘记这回事,每每倚在树旁看着廊下晃动着双腿,轻声哼唱歌谣的巫女,阳光如柔水,流过巫女戏弄一缕阳光的手,轻洒在她长久的美貌上,美好得像梦境一般,他便忘记了她背负了百年的枷锁,把她看成像神乐一样的平常女孩。 “我以为女的都爱喝甜酒。”

“只是桂花酿对我来说太遥远而已。”八百比丘尼不着边际地笑了笑,仰头将酒饮尽后便打趣似的望向一旁仰头的源博雅:“啊啦?这是指专门为我带的意思吗?博雅先生真是体贴呢~”

甜酒对战士来说也很难接受,源博雅别过脸轻咳了一声,尴尬将他的脸染上些许绯红。他提起酒盅为她斟满:“我…只是怕神乐也来凑热闹,这酿的不久,不容易醉,甜酒也好哄人。”

院内的式神们闹腾起来,有火的式神都争着想点烟花。廊下的二人一同陷入了沉默,各怀着心事嗫饮着同样不喜欢的酒。

源博雅支着一只手臂,微仰起身子看月亮,他余光瞥见身旁的人也有了动作,抬起头和他一同仰望。他把玩着酒碟,踌躇一阵后还是决定回问她刚才刻意回避的话:“为什么遥远?”

她饮酒的动作顿了顿,随后便淡然道:“呵呵~因为它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事了。”

那时候的她还处于世俗的轮回之中,被许以长生不老时还认定这是件无比美妙的事,只知道可以吃上很久很久的桂花糕,真是多么美,多么天真。

然而甜甜的糕点吃腻了,想再次跳入轮回之时却受到了百般阻挠,明明是那么简单的愿望,明明只要动动指头便可帮她实现的。

“小时候?”源博雅刚问出口便懊悔地抿起了嘴,他本无兴趣,仅仅为了缓和气氛才下意识脱口而出,他不知此话对她影响如何,而晴明告诫过要尽量避免提起她的过去,他也听便是。而现在…源博雅搔搔头,也罢,正巧能看看原因。

比丘尼转头望着他,倒是温和地笑了:“几百年前的事,早就不记得了。”说得前不搭后,他便知趣地闭嘴了。

过了一碟酒的沉默后,倒是她先开了口:“博雅先生的弓术如何呢?”她伸手抚上漆红的弓身,描模出繁华的雕饰。

源博雅不解地望向比丘尼——4位阴阳师总是并肩作战,她不可能不了解。不过他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心中所想:“这种事只有外人评价得了,自己的不足自己总是不知道的。”

八百比丘尼颔首,她的确看过源博雅使役弓箭,有他大半身长的巨型弓,他拉起来如同拨开一从垂柳枝般毫不费力,射出的箭矢划裂苍穹,所指妖物皆躲不开其夺命之咒。她不只一次想,若是…

她呵呵地笑出声,在源博雅询问的眼神中再度开口:“我未见过博雅先生失手的时候呢。”

“因为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源博雅支起一条腿将手搭在上面,平淡的话语浸了些许酒气。

八百比丘尼但笑不语,微微眯眼晃着酒碟,转了话题:“您觉得‘酒’好吗?”

源博雅一滞,他想起了晴明之前的牢骚。同他下棋时,那家伙满面愁容地思考如何破解巫女的话语,根本没有将心思放在棋局上,原本能下上一个时辰的博弈,不出一盏茶便能轻松拿下。

他兴趣缺缺便听了晴明的苦恼,而后嗤之以鼻——其实她的话语涵盖着不过那几点,晴明会苦恼,无非是他太过珍重她而已。回应了,他会苦;不应,她会苦;而源博雅是无需踌躇便可大胆选择的。

但他不想思考过多,身为战士,掠夺才是本质,人生这趟浑水还是只让晴明尝吧。他看着她的动作,选了个合适的回答:“我不爱喝甜酒,更何况它不浓烈。”

八百比丘尼也望向他,平静的眼神似乎知晓了他所思之事,但她并没有停下来:“是呢,酒自然是时间越长越好。愈长,酒香愈烈,愈能明晓人生之苦。”

源博雅默默地不回话,看来今晚该轮到他当逍遥文客了。

巫女看向酒碟中橙黄飘香的琥珀,向着静寞微笑:“但真是如此吗?若它在世间酿上百年,无依无靠,独自等待花开花落,俗世轮回,时间不断耗着它,磨蚀它。那么,它是在这折磨中越发香甜浓郁呢?还是已经耗尽了甜美,变得索然无味了呢?”

八百比丘尼捧起已轻了许多的酒盅,往他身边靠了靠,酒水正好满上这最后一杯。源博雅静静地看着,涓流反射着莹莹月光,越来越少,到了最后成了串串珍珠落入,刚没碟面,香气便同时满溢了出来。

这个女人令人尊敬,遇上她之前,他只认为女人都那么柔弱爱哭,担惊受怕,像脆弱的白瓷,让人只敢捧着。

但她很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坚强。一个女人独自活了上百年,无人依附,无人诉苦,他不敢想象身边至亲至爱相继离去,自己却无法追随的痛苦——那是情感的寄托,是人活着的证明。正如他自己追逐着神乐,尽管她不记得他,但只要在她身边,他便知道自己仍有活着的意义。

而她呢?过了上百年,她是否记得亲人的音容笑貌?时间消磨着她的记忆,一天一天,总有殆尽之时。那时的她是否有因恐惧而颤抖,因绝望而痛哭?她又是如何面对自己不再活着的那天?

被折磨得仅剩包裹着空洞的美丽皮囊,现在却能将久远的孤独与绝望压在平静的眼睛深处。源博雅注视着巫女的双眸,那里只有天上的圆月与面前的他——并没有她自己。

他思付,如今支撑着她的,便是安倍清明。他握有他的夙愿,而她为这被他紧紧攥住的愿望苟且存活。

源博雅并不是她所等待的,八百比丘尼并不是他所追逐的。他们只是彼此的命运碰巧交错了,谁存在与否,对对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但源博雅不甘,他不清楚为何涌现这种感情,但他清楚——他不甘只是这样在她面前沉默不语。

于是他便笑了,将手中的酒碟用力伸向她,酒水洒了些许,落在他的弓,她的仗上,她的眼中便映出了这暗红浅底的聚宝盘。

再怎么迫使,染血的弓也不会变成沾墨的笔,战士向来不如文客那般善于言语。他便不使迫,仅说只言片语:“尝了便知晓。”

是香是浓,是苦是淡,尝了,便可知晓。

八百比丘尼便笑了,回了一句:“可这不是百年的酒呢?”

源博雅只是轻轻点头:“若是想知,掀盖便知,追寻答案无需假人之手。”因为所有心中的疑惑都是靠自己去意会,去填写答案的。是她的话,一定会比其他人更明白这个道理。

巫女呼呼呼地笑得很开心,长叹一气后接过酒碟:“是呢…”秋天总是浸在桂花香,任凭时间如何消逝,那香气总是那么沁人心脾,那么令人怀念。

源博雅掀开第二壶酒,是白酒,烈得呛,他倒了一杯独饮,听着巫女的笑声,他顿悟了那个感情——原本坚强的女子突然的软弱,他不甘自己无法回应那份信任。

所幸,他回应了。

姗姗来迟的蓝色身影从远处赶来,源博雅刚准备出声招呼,八百比丘尼又开口了:“我不只一次想,若是…”

他停下来等她。

但她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

巫女在面对即将离弦的箭时仍面不改色,她甚至为箭矢上满盈的杀意而感到如释重负。她等了多少个春秋日夜,多少次祈求着神明,哪怕一切都将化为泡沫,那个时刻都将比任何幸福都要美好。但她知道……

“博雅……”“不要!!”“咻——”

随着同时响起的各种声音,箭冲出了弦,划裂苍穹,却没有射到巫女的身上——安倍晴明撞上了源博雅。

八百比丘尼便笑了,虚弱的,痛苦的。源博雅愤怒地瞪着她,看着她的笑,仿佛回到那天廊下,她但笑不语,轻晃酒碟的那一刻:“博雅先生,你并不是从不失手呢。”

她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死在晴明以外的人手上,但无论如何游说,如何引导,他总是不肯松开他的手,放出断罪的火苗。而当她看见他使驭着弓箭,肆虐地掠夺生命之时,她便心生羡慕,又赞扬他的慷慨。

而偏偏他们无缘。她不止一次想,若是他而不是晴明,若是他箭下的死尸是自己的身体。解脱便来得更快,她便能更快回到充满桂花香的秋天里去。

—————————————————————————

安倍晴明将神剑刺入她跳动了百年的心脏,源博雅看见了她的笑容,仿佛月下廊上,她正接过他递去的酒时的面容。

FIN.

说实在的真的不清楚布雷克和夏萝的感情定位。
看着觉得是爱情可是布雷克把夏萝叫成小孩子,一看就是不把对方当【可恋爱的对象】看。
但他之前在几乎失明的时候想到唯一的坏处是再也看不清夏萝的脸的时候,真是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这不是爱情【捂脸【大概是布夏特有滤镜
可之后在他认可了夏萝是【并肩的女性】的时候,虽然是从【小孩子】的印象转变成了比较靠近可喜欢对象的【女性】了,但之后布雷克好像也没表现出【喜欢】的感情。
因为夏萝受伤而愤怒我更倾向于【重要的小姐受伤】,是骑士的守护,与爱情没多大干系,还有布雷克在夏萝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还与她谈心,这都是信任对方,认可对方的表现,所以还是不好说啊——

不过管他是不是官方喜欢呢,在认可后夏萝小姐的能力后,布雷克的信赖和行为才是舔糖的关键!!望月给了原料,剩下的只有靠自己的脑洞产出啦!!!【虽然很想产,然而我便秘了OTZ】

快猫版脑洞拉郎问卷

姑且按十二星座排序写了(凭记忆的OTZ)

1.星猫

2.欧应万

3.卷毛

4.阿牛

5.小吉

6.小米

7.佳佳

8.大牌

9.薇薇

10.阿飞

11.大尾

12.阿杰

13.帅戈

14.怪卡

15.妮妮





1)、你觉得9和13的关系怎么样?

(9薇薇 13帅戈)

大明星和迷妹

2)、如果要送礼物给6,5和14分别会送什么呢?

(6小米5小吉14怪卡)

小吉会新送头巾也说不定(“头巾好久没换了吧,难得机会让哥哥来疼疼你。”)

怪卡我猜他送个自己发明的新飞机!(应该可以开)

3)、2和7他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如果他们性转了会有变化吗?

(2阿牛7佳佳)

不知为什么感觉这两个都经常出入厨房,都是喜欢照顾别人的类型,关系和谐,跟对方说话还会带敬词。

天哪性格这么撞难道他们不是彼此的性转吗(不是)

4)、1是花店店员,15打算送花给4,你觉得1会给他什么建议呢?

(1星猫15妮妮4阿牛)

星猫:送汉堡他可能更开心。

5)、8临死前身边只有10一个人,你觉得10会做什么?

(8大牌10阿飞)

阿飞难以置信地跑回大牌负责的战场,荒漠上干燥的黄沙被敌人和战友们的鲜血黏成一块,上好的生钢铁器横七竖八地插进沙里。阿飞倒吸一口气,开始胡乱在尸堆里狂奔——大牌呢!大牌呢!?

一声苦闷的喘息从不远处传来,阿飞看到一个红脑袋搁在战锤上微微颤抖,他想也不想就盯着那片红开始跑,路上头盔和残肢生硬的挡路,好几次摔跤,脸埋进凝固的血块里,他也不敢转移视线,生怕那脑袋在他到达再也没有动作。

“大牌!!!”到达的时候,大牌喘剩最后一口气,浑身是血躺在那里,左臂已经不知去向,胸口更是致命地插着一把长枪。阿飞瞪大眼瞳,双膝重重跪在他身旁。

“怎么这样!?”印象中的大牌总是战无不胜,很可靠的同伴,所以,所以这次阿飞才放心交给大牌打扫战场的,不曾想…

不曾想这次,竟是葬送同伴的选择。

阿飞狠狠咬牙,看着大牌艰难地拉开一条眼缝看向自己,嘴唇微不可见地动了动。

阿飞立马凑过身去,可惜只能听到血呛在喉咙里的噪声。他便起身,转而仔细辨认战友的唇型。

“不怪你…”磕磕绊绊了好久,大牌终于拼好了一句话,他痛苦地抿抿唇,右手抚上胸口的创伤。

“怎么可能不怪!!!!”他看出来了,很好。大牌扯扯嘴角,嘴唇又开始动。

阿飞平复心情,又开始仔细辨认起来。

“我有你这样的好兄弟,很好!”一激动,大牌呜咽着大力捂向伤口,阿飞紧犟眉头,双手搭向他唯一的手“我也是!好兄弟!你会没事的!”

大牌突然抽出手,用力搭在阿飞手上,整个人突然充满了力量似的微微弓起上身,眼神充满痛苦与觉悟,喉咙由于用力的发声而开始嘶哑起来,噪声夹着话语,阿飞听得内心崩溃

“拔——拔——!”“不要!你会没事的!不要!没事的!!佳佳很快就来!!你再忍忍!再忍忍!!”

“拔!——快!——走!——”

阿飞头摇似波浪鼓,低下头止不住的痛哭。

“…”

大牌咳痰似的嘶嘶声不断响着,他用力抬起右腿踢向阿飞。当然题不走他,但足以另阿飞再次抬头看他。

“永远”大牌嘴唇动了动,随即用尽最后的力气传达了最后的话语“好兄弟…”

阿飞拔起了长枪。

(为么我写了篇小短篇…)

6)、如果11和3分别向12借书,你觉得12会借给他们什么书?

(11大尾3卷毛12阿杰)

不送书,送平板

7)、14和6有可能会并肩作战吗?

(14怪卡6小米)

嗯!是很好的同伴!

8)、7会喜欢15吗?如果15性转了7还会喜欢他吗?

(7佳佳15妮妮)

一定啊,像妹妹一样疼爱♥性转之后无论当弟弟还是cp都很美味!

9)、4、6、8、10会组成一个怎样的家族呢?

(4阿牛6小米8大牌10阿飞)

大概是阿牛妈妈拉扯着大牌和小米一把屎一把尿喂大,大牌长大后超级讨厌到处浪不理家里的阿飞粑粑

10)、13和1初次相遇是怎样的?

(13帅戈1星猫)

电…电视上?(说实话我觉得星猫不看电视,说实话我忘了初见是咋样的了)

大概是【帅戈:哇好可爱的狗哦。星猫:我是猫老兄。】

11)、3会接受8的告白吗?9呢?

(3卷毛8大牌9薇薇)

对大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兄弟我们永远在一起!

对薇薇:!?你…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吗?你…你不是薇薇吧!?

12)、1和11同时掉到河里,2手里只有一块石头,他会砸谁?

(1星猫11大尾2欧应万)

我相信欧应万有能力一箭双雕。

13)、14会为了10彻夜不眠吗?

(14怪卡10阿飞)

怪卡只会对他发明和爷爷彻夜不眠吧?

14)、13看到12哭了会怎么做?

(13帅戈12阿杰)

人们发现第二天早上帅戈离奇死(?)在基地走廊上

15)、7和9如果结婚,1、3、5分别会有什么反应?

(7佳佳9薇薇1星猫3卷毛5小吉)

星猫:又有好吃的了!

卷毛:可怜的佳佳…

小吉:恭喜你们,结婚真是太幸福了!诶小米我们接下来上哪玩?(完全不放心上)

16)、私奔的4和8遇到了15,会发生什么?

(4阿牛8大牌15妮妮)

阿牛哥哥…原来是喜欢男孩子吗?那…那我也…(被阿牛和大牌拉住了正准备去做变♂性手术的妮妮)

17)、10如果执意要拆散2和6,是因为什么呢?

(10阿飞2欧应万6小米)

阿飞:我这是在救你们啊!都快七夕了还敢成对出街乱晃(x)

18)、对13→1→14→13的单恋循环怎么看?

(13帅戈1星猫14怪卡)

只要帅戈变成机器就好了,这样他就不能喜欢星猫,怪卡更专注机器,星猫就半途而废了

19)、选一个你喜欢的配对X\Y,X+1\Y+1和X-1\Y-1哪一个比较科学?(X=Y=15的情况下X+1=1)

…我看不懂==

20)、将上题里喜欢的配对变成最雷的配对,会有什么变化?


21)、7、8、9为了争夺10互相战斗,最后7赢了,12对此会有什么评价?

(7佳佳10阿飞12阿杰)

你居然直了?(不选大牌)

22)、15如果多次向12求婚都不成功,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15妮妮12阿杰)

性格不合,妮妮整天缠着阿杰,阿杰只想埋在电脑里

23)、3和10如果在战场上相遇会发生什么?

(3卷毛10大牌)

好兄弟咱们一起上!(异口同声)

24)、5在什么情况下会背叛1?

(5小吉1星猫)

在小米选择跟星猫相反目标的时候

25)、4必须杀死6和11其中一个人,他会杀死谁?

(4阿牛6小米11大尾)

大尾,因为比较像坏人x

26)、排序里的第一个男性角色X如果穿了女装,X+1,X+4,X+6分别会有什么反应?

(大概是1星猫2欧应万5小吉7佳佳)

欧:照相威胁

小吉:好有趣哦一起穿吧

佳佳:两位都好可爱!很合适!

27)、排序里的第一个男性角色和第一个女性角色会组成什么样的家庭?他们的孩子是怎样的?

(星猫和佳佳)

应该是个爱撒娇被老婆死死管住胃的老公和超疼爱老公超操心老公恨不得跟他黏在一起的老婆

大概是女儿,金发蓝眼,佳佳老是塞给星猫抱

28)、3和15同时性转了,你觉得9会喜欢谁?

(3卷毛15妮妮9薇薇)

妮妮。卷毛就算变成女的薇薇也嫌弃x

29)、对8来说,性转的6和不性转的11,哪个比较好?反过来呢?

(8大牌6小米11大尾)

小米吧,大牌和大尾好像不合

小米。

30)、2和15在什么情况下会成为敌人?

(2欧应万15妮妮)

讨论童话故事结局?(妮:小美人鱼是得到了幸福的!因为她一直渴求的灵魂终于在最后得到了啊!欧:死了就是死了,哪来那么多救赎)

大概在欧应万责备阿牛时比较可能吵起来

31)、6和9一起过夜会发生什么?

(6小米9薇薇)

小米应该会跟薇薇讲外面的世界的故事吧,深闺中的大小姐不喜欢自己出门嘛!

32)、在饥饿游戏里3和4、9和1o哪组胜算比较大?

(3卷毛4阿牛 9薇薇10阿飞)

薇薇和阿飞,卷毛和阿牛都不打女孩,而且薇薇和阿飞战斗力也不低

33)、14看到7全身是伤地倒在自己面前,会怎么做?

(14怪卡7佳佳)

怪卡:怎…怎么办!?我不会修人啊(人

怎么是修…)

总之好好的包扎了

34)、亲子关系的7和1o会不会很可爱?11和他们相处得好吗?

(7佳佳10阿飞 11大尾)

佳佳:臭小子又偷溜出去玩,玩就算了还摔跤,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使劲拿酒精球摁伤口)

阿飞:诶呦喂疼疼疼!!!佳佳姐轻点呃啊啊啊

大尾:佳佳姐太忙了不然我也来擦

阿飞:别我不敢了——!

嗯,可爱,融洽。

35)、以1、4、10、13为主角会是怎样的故事呢?

(1星猫4阿牛10阿飞13帅戈)

塔防类?魔王勇者?

星猫:见习勇者,菜鸟,依靠阿牛装逼

阿牛:见习勇者,略有小成,为了生活用资开始了攻略魔王的旅程,偶遇被魔兵围困的星猫,救下后一直被跟着

阿飞:猎人,隐居森林,送装备的npc

帅戈:优雅的魔王,兴趣是耍帅,对小姐姐勇者比较喜欢放水(“诶呀,居然是这么美丽的小姐为我而来,不好好招待可不行♥”)当看到勇者是两个大老粗(不是)的时候差点气的把自己的城堡拆了

36)、如果8被杀了,凶手最可能会是谁?

(8大牌)

欧应万吧?不听教训的大牌让欧应万气不打一处来,控制错了力道,苦逼的凶手正独自在找下一个狮子座战士的旅途中

37)、作为侦探的2认为凶手是5,你觉得有道理吗?

(2欧应万5小吉)

无理!我都认定凶手是欧应万了!

38)、其实真凶是15,这科学吗?

(15妮妮)

可以诶,毕竟魔法很神奇的。

39)、13觉得2唱歌怎么样?2会唱歌给6听吗?

(13帅戈2欧应万6小米)

帅戈:果然唱得没我好,但是有发展前途哦!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加入我旗下的唱片公…

欧应万:(果断)不要谢谢。

小米:听帅戈说欧应万先生唱歌很好呢!欧应万先…

欧应万:(秒答)不。

40)、8在3和11之间选择了11,3会做什么呢?

(8大牌3卷毛11大尾)

大声质问:我到底哪不如他好!咱们不是好兄弟吗!?

41)、10出现在9和12的婚礼上会发生什么?

(10阿飞9薇薇12阿杰)

可能会喝醉然后大闹婚礼,被薇薇轰走

42)、7会为了8杀死1吗?

(7佳佳8大牌1星猫)

不会,佳佳一定会拼死开解两位的

43)、如果14对6说为了我活下去,6会有什么反应?

(14怪卡6小米)

谢谢你,怪卡先生,但是没了小吉我什么也不是

44)、2为了复仇杀死了11,14会杀死2吗?

(2欧应万11大尾14怪卡)

不会,都是同伴,心情很复杂

45)、1和9会一起喝酒吗?喝醉之后会发生什么?

(1星猫9薇薇)

星猫大概会睡着,薇薇大概一直说着嫌弃星猫的话,然后累得睡着。

46)、如果10和13穿越到了现代,会发生什么?

(10阿飞13帅戈)

毫无交集的两人,一个自由旅行家一个大明星

47)、在现代他们遇到了1和6,13和1走了,10会和6走吗?

(1星猫6小米)

会啊,一起旅行!

48)、2和11在现代看到了8和14一起逛公园,他们会有什么感想?

(2欧应万11大尾8大牌14怪卡)

欧&尾:不会是想谋划什么攻城武器吧?

49)、5和12突然发现自己的新上司变成了7,他们会做何感想?

(5小吉12阿杰7佳佳)

小吉:小米咱们下班去哪玩?

阿杰:(照常工作)

(没差别)

如果佳佳做了好吃的犒劳员工

小吉:上司万岁!

阿杰:跟哥哥的一样好吃。

50)、3和9在商店遇到了正在给15选生日礼物的4,会发生什么?

(3卷毛9薇薇15妮妮4阿牛)

到头来变成阿牛劝解正在吵买哪个好的两位了


【END】

真好玩大家要不要也来玩?

【晴尼短打】烟火

ooc很严重,这真的是晴明吗!??
比较像安倍晴明+八百比丘尼
偏向日常,结尾有点be慎食

“晴明先生,烟花好看吗?”巫女浅浅地笑着,看向身旁眯眼品酒的银发阴阳师。

夏日祭的夜晚依然是用烟花收尾,青行灯坐着灯仗小心翼翼地让灯火靠近引火绳,又一簇烟火灿烂的绽放向夜空,在繁星的目光下迅速地消逝了。

另一旁的古笼火在上一个烟花消散的前一秒点燃了另一个烟花,青行灯接力似的点燃了再下一个。五颜六色的烟火在今夜永不停息地碰碰的响,庭院内仰望烟花的众人都陶醉着,脸上映着烟花不断替换的炫目。

廊上的二人在这美景下安静了许久。八百比丘尼等待着回复,而晴明,只是在碰运气般尝试无视巫女的提问罢了。

初见八百比丘尼时,晴明觉着她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防备之意,神庙里幽蓝的荧光为她披上了孤独的神袍,她说为他而等待。

等待他为其降下死亡的救赎。

安培晴明自是拒绝,而巫女偏偏不依不挠地随他住下了他的庭院,每日开口的寒暄都是:“早啊,晴明先生,我的等待什么时候到头呢?”偶尔编插进几句隐晦的求死之愿引他下轨,繁重的公务早已让阴阳师分不开心,更别说巫女的谜语迷惑性很强,稍有不慎便是千刀万剐。

安培晴明索性不再与她交集,每日的寒暄只是对她点头微笑,尽力回避经过廊下的机会,所有跑腿事都交给小白,神乐不止一次嘟嘴抱怨:“明明晴明可以自己去拿茶具的。”那可不行。晴明摸摸她的头。去茶室要经过廊下的。

这次的夏日祭是例外,源博雅特意从京城里捎来一壶好酒,应邀的晴明来到廊下时发现比丘尼早已捧着酒碟和博雅客气地寒暄起来了。比丘尼对他笑笑,拍拍身旁的空位。如此明显,晴明实是不便再推脱了。

烟花开始前博雅便被神乐拉着去逛京城了,幽静的廊下只有他们两个,头上的风铃叮当作响,晴明正啜酒思忖着如何开口,烟花适时地绽放开来。

原以为她也会安静享受这般美景,然而事与愿违,她还是提出了一个让晴明不知定位的提问。

比丘尼见着回答迟迟未出口,便笑了笑,捧着小盅往晴明身边靠了靠:“晴明先生真是喜欢被人等待呢。”浓烈的酒香沁人心脾,晴明手里的酒碟又满了,他捧起又是一口,接着如妥协般望向她微笑:“你觉得呢?”

比丘尼笑着摇摇头:“呵呵~晴明先生真是狡猾,明明是我先问的呢。”晴明同样是笑笑:“平日问我这么多,也该让个机会给我了。”

“唯独这次,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问。”烟花绚烂,火中绽放的花朵,人们竞相仰望它的光,消散时的流光如夜空坠下繁星,未落地便在半空中被黑夜捞回,不没入世俗凡间。

美轮美奂,不过如此。

比丘尼看向烟花,墨色的眸中倒映着各色繁星,从地上冲向黑夜,以微薄的火光试图照亮天空。她起身,在晴明正准备拉住她的时候,她又坐下了,双腿膝盖一下的部分搁在廊外晃动“真羡慕呢…”

晴明偏过头。

巫女望着烟花:“美丽的一生即使短暂,仍要用这短暂的一生去尝试点亮黑夜,与繁星比美。努力在它们消逝的前一秒留给仰望它的人们最绚烂的印象。”

低头望着漆红的酒碟“我活了这么长,只将无尽的生命用以等待呢。”

她转头望向晴明。

“活着的现在空有皮囊,连火药都不如,真是令人自卑啊。”

那层蓝色的神袍重新披在巫女瘦弱的肩膀上,孤独的重量似是想压垮这貌美的皮囊。晴明第一次听出了比丘尼话里的感情——求死之心,怕是千年修行也无法压抑对其的渴求。

但很快,比丘尼的语气又恢复如常:“生命,不就是因其短暂而显得珍贵么?”她缓缓捧起酒碟,轻轻将其一饮而尽“轻视珍贵之物,本就是酝酿罪恶的元凶,更何况我挥霍无度…”

烟花结束了,晴明复杂地望向比丘尼,等待着她今晚的最后一句话:

“晴明先生,不是救赎我,应请为我判罪才是~”

这便是,晴明用草薙剑赐予她救赎时,唯一想起来的与她一同见证的往事。

Fin.